欢迎您进入全国网上报警中心-这里是专业正规的网上报警平台,为你提供咨询!

全国110报警中心

全国网上110报警中心全国反诈骗中心举报平台,网络刷单网络诈骗举报热线qq:1104443369

全国报警热线

QQ:1104443369
当前位置:首页>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正文

服务接警平台中心(网络接警中心)

文章出处:全国网上110报警中心 人气: 作者:晓静 发表时间:2020-09-11 15:32;18 本文有3098个文字,大小约为10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网上报警平台,网络专线 1104443369 网上110报警中心平台专线【1104443369】,110报警服务台必须保证全天24小时受理公众紧急电话报警、求助和对公安机关及人民警察现时发生的违法违纪或失职行为的投诉。同时,积极拓宽公众报警渠道,完善

  一、层层伪装的诈骗分子

  第1层,地理伪装。

  骗子熟练掌握反侦察技能,善用各种伪装,隐去一切可能会曝光自己身份的痕迹。团队基本都在国外待着。根据不少地区警察追踪到的信息显示,大部分诈骗团伙的落脚点都在东南亚,东南亚已经成为亚洲“诈骗基地”。你说跑到东南亚你们就不能去抓么?当然可以抓!首先,那里离中国很近,交通方便,物流便利,而且当地立法松,执法更松,侦破跨国案件面临很大的困难。其次,国与国之间无小事,在有些地方甚至形成了一条黑色的产业链,大量的诈骗从业者给当地带来了大量的钱,导致当地人的配合程度和意愿都是存在问题的。再有更极端一点的,诈骗分子加入外国国籍,享受国外法律保护,处理起来更是难上加难。即使现在各种联合执法做的越来越好,可引渡国家越来越多,但依然是需要手续和时间的,有的特别狡猾的诈骗团队是会提前跑路的,导致有些案件办得很慢。

  第2层,身份伪装。

  大量丢失、被盗的第二代居民身份证,在网络黑市被公然叫卖。黑市,为诈骗分子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身份信息资源。在普通人眼里,实名制是身份识别,但在诈骗分子眼中,实名制成为了规避风险的最佳手段之一。因为这些身份信息的所属人和诈骗分子压根没有关系。每一个诈骗分子都是实名的,但问题是,不是实自己的名,用的都是别人的身份。身份假的,公司假的,什么都是假的,只有骗来的钱是真的。这就给警察追索造成了很大的困难,好不容易抓住了一个人,一问三不知,属于个人信息被冒用了。这些身份资料一部分是黑产从防范不严密的公司里面拖出来的,一部分是公司主动卖的。如:房产中介,物流公司,装修公司,物业,汽车4S店等等卖用户数据都已经连新闻都不算了。甚至近几日的大瓜,网红池子喊话中信银行,导致行长被免职。

  第3层,技术伪装。

  在诈骗案件中,最难突破的其实是技术层面的伪装。短信诈骗中最常用的就是伪基站群发器,只需一个笔记本电脑、一个软件、一个发射器,就可以向周边的手机用户发送编辑好的诈骗短信。

  浮动IP和改号平台也是诈骗分子较为常用的两种技术伪装的方式。浮动IP就是利用网络跳板不断掩盖真实IP,利用虚假IP实施网络诈骗行为。改号平台则是掩盖其真实号码,将电话改成任何你想要的,哪怕是“110”。若幸运,查询到了背后真实的身份,等警察准备好机票护照等一系列文件后,飞到定位地点一查,结果发现背后是一台被黑客控制的私人电脑,也就是“肉鸡”。还有一类专业的诈骗分子通过网络技术的伪装来骗取钱财,有IP池、改号平台、肉鸡这三种手段,称之为黑产三连。

  二、专业化的洗钱诈骗集团

  专业洗钱集团主要服务于各类诈骗团伙,他们用最短的时间,将其他诈骗同行“辛辛苦苦”骗来的钱取出来,并用合法途径返还。将银行卡上的一串串数字变成能装在口袋里的真金白银。集团各个层级的人兢兢业业、分工合作、随时响应,形成了一张无形却又强大的蜘蛛网,只要一有资金触网,立即就会在这张网络的作用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诈骗洗钱集团内部分工极其精细,一般分为五个层级。第一层称为“声佬”,专门负责打电话、发信息、邮寄等工作;第二层称为“接数佬”,负责连接“声佬”和下一层;第三层称为“刷机佬”,顾名思义就是负责刷POS机,把钱刷到网上结算中心去;第四层是“卡佬”,负责提供各种银行卡,负责资金转移;第五层就是“取款仔”,专门负责取钱,可以自己去取,也可以付费叫别人去取。

  层级纪律严明。五个层级职责明确,纪律严明。跨级之间相互不认识也无联系,每个层级只能跟上一层对接,决不能也无法越级与上上层联系。这样,即使“取款仔”被抓,一般也很难问出上一级的人是谁、在哪,更无法抓到上上一层,最高一层级几乎就是毫无风险。

  多路出击分散资金。比如“声佬”骗到20万,可以叫“接数佬”A处理10万,“接数佬”B处理十万;“接数佬”A又可以叫“刷机佬”A处理五万,叫“刷机佬”B处理五万;“刷机佬”A又可以叫“卡佬”A处理贰万五,叫“卡佬”B处理贰万五;“卡佬”A又可以叫“取款仔”A取一万,叫“取款仔”B取一万五。

  错综复杂的“子孙账户”

  “子孙账户”通俗点解释就是,诈骗犯在收到骗款后,会对骗款进行拆分,通过银行账户和第三方支付平台进行N+1次的分散转账,之后再通过“车手”取现。钱款一旦进入到这一步,想要证明资金来源和冻结账户就难了。

  如果诈骗分子想更安全一点,则会找“水房”处理。水房这个词很多人可能第一次听,如它的字面意思一般,就是专门用来洗白赃款的新型犯罪窝点。一般“水房”都服务于多个诈骗团伙,洗白速度快,且最终款项大多都会流向海外账户,难以被追讨。

  难以追踪的数字货币。

  诈骗分子在获得骗款时,第一时间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安全地将所获赃款洗白,通过购买比特币这类数字货币,能够快速、安全的让钱款成功变身,并完美躲避法律的制裁。

  比特币所采用的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支付系统,已经脱离了传统的金融清算系统。它利用特殊手段将诈骗分子所拥有的相同额度的比特币在多个钱包地址之间跳跃,从而清除掉它原本的加密货币信息。想要追查最终的地址?可以,去深不见底的暗网上找吧。

  三、破案困难≠警察不作为

  很多人在遭遇到诈骗后,无论金额大小,第一时间报警,期望警察能快速立案,飞速处理,然后被骗的钱回到自己的手中。这是理想状态,但绝大多数的网络诈骗案,没有这么容易。

  当诈骗案立案后,首先要解决的是警力分配的问题。基层警局的警察数量是固定的,加上辖区本身还有其他案件要侦破,警员该如何分配?同时,当案件涉及到跨部门、跨市、跨省、跨国时,还需要与其他省、市、国家的警察以及网安、技侦等部门联手合作。这也大大增加了侦破难度,尤其是小额诈骗案件。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也就是办案成本。若你被诈骗的金额为500元,案件涉及到跨省、跨国,警察办案总共花费可能需要50000元。如果一个派出所,同时需要侦破十个网络诈骗案件,那么这个派出所基本可以停业修整三个月。

  虽然难!但警察仍然拼命在干!

  根据新华网和央视新闻客户端显示,2016年,我国公安机关共破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11.9万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8.8万余名,共冻结止付涉案资金70亿元。2019年全国共破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20万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6.3万人,止付冻结涉案银行账户55.5万个,拦截涉案资金373.8亿元。

  仅2019年,公安部就组织多地警方先后21次赴柬埔寨、菲律宾等10个国家和地区开展联合执法,与当地警方联手捣毁境外诈骗窝点70个,并先后20次从境外将诈骗分子包机押解回国,依法严惩。这些数字,绝不是靠警察不作为而达到的。同时为了更快响应网络诈骗案件,公安部与网信、工信等部门以及互联网企业密切协作,成立专业的反诈骗中心,并建立防诈骗预警拦截系统。针对境外的诈骗电话以及像台湾等诈骗犯主要聚集地区所打来的电话进行监控,一旦发现有疑似诈骗的行为,即会提升整个预警级别,从源头上掐断诈骗分子的犯罪苗头。

  四、大众的偏见

  为什么诈骗案的数量居高不下,其实跟大众的偏见有关。多数人认为诈骗案的主要受害人是老年人,根据《2019年网络诈骗趋势研究报告》显示,80后、90后已成为诈骗受害者的主要人群。

  许多80后、90后对于如何反诈骗都不主动去学习,而是在遭遇诈骗后,才真正重视和学习相关知识。要知道我国警方每年在反诈骗宣传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为得就是让大众能够熟悉和了解诈骗分子们的行骗手段,而不是等被骗后才主动进行学习。

  总结重点

  为什么诈骗这么难以追回?

  第一,诈骗分子的伪装都是专业的,这牵涉技术对抗,而他们跑得飞快。

  第二,资金流向在使用个人白户后难以追溯。

  第三,大量抓捕案例牵涉国外,沟通成本过高。

  当然,诈骗一定是要打击的,但也确实不容易,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相互理解。

版权保护: 本文由《服务接警平台中心(网络接警中心)》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kfgyllj.com/wlwffzjbwz/1021.html